鸽王本鸽

你为什么还要到我的梦里来对我笑

庄周梦蝶

    做了一个很开心的梦,梦到你回来找我了,还一直对我笑,于是我也很开心地笑了


    但是你走了,为什么还要到我的梦里来对我笑,害得我梦醒之后还傻傻的认为这是真的,还在因为你回来找我而笑。笑到一半,才迟迟反应过来你已经走了好久了,我们已经隔的好远,好远了


久美子不是日本美眉:

最近看到好多中文读者和写手转用Ao3。对我这个长期使用者来说是一大好事。当然,因为写手多,又是匆匆忙忙开的帐号,又是不太懂的英文用法,在Ao3里的中文文章还挺乱的。所以在这里又整理了一些写手太太们的小tips,和注意事项。

⭐️ 开「章」篇
1. 在Ao3开始写很容易。在右上角的「post」字点击就可以了。然后点击「new post」即可。

2. Post New Works 页里看看好像超多项目,超复杂。可是太太们要耐心,该填的一定要填写。这样读者也好找文,其他Ao3使用者也不会嫌弃中文写手喔。(个人经历)

‼️Archive Warnings 是文章警告,可是没那么详细。如果太太们的文章里有幼年车 (underage),强* (non con), 或 暴力 (graphic depictions of violence)等,要记得标上警告。如果没啥车车等,就用其他两个 choose not to use archive warnings或no archive warning。major character death 是主角死亡警告。

‼️relationship 和 characters 很简单。把文章里的关系和出现角色写上即可。

3. Additional tags, Additional Tags, ADDITIONAL TAGS 重要的事情要讲三遍。

🚨🚨🚨 这里就要把文章里的所有警告写出来。幼车,兽车,强车,男男车,女女车,什么样的车或任何警告最好一一列出。

毕竟Ao3最强大的功能是Tags或文章标示,以方便读者找文或赛选文章。也避免被其他读者举报。

‼️ summary 记得写。不一定要很仔细,但也别误导读者 (发生过,真的很头痛)。

4. 🚨🚨🚨 languages 写中文的太太们,切记把语言标成「中文」,别把中文文章分类为「English」。这个真的是大忌。🚨🚨🚨  就算是把Ao3当链接文章来用,也得标对语言。不然真的会惹恼想看「English」文但偏偏被一堆中文炸到的读者。

5. 点rich text 方便写文。不需要会html或coding。

6. preview是查看。 post without preview 是老娘懒得查,发送就是了。

🚨🚨🚨注意事项🚨🚨🚨

❌ 别不标警告或Archive Warnings 和 additional tags。
❌ 别标错语言。

不是要怪罪任何人或指责其他人,但是在别的社交媒体上看到别人评论和批评Ao3最近崛起的中文写手,还是会想帮帮忙。

(p.s. it's also hard for people like me who read two languages to filter the exact language I want. 有时候会选择回来Lofter看文因为警告都挺清楚的。)

私心打锤基tag,因为Ao3里的中文太太们有好多是锤基妹子 ❤️❤️

发布了长文章:

点击查看

炸成一朵烟花

Weivi:

那些年曹郭发过的糖和刀!

物理又炸了


语文老师又偷懒把练习册的题目拿来出卷子了


生物老师出的卷子还是没能让我感到有丝毫善意


这两天考完试希望自己还有精神lu个驷仪的小短篇出来。考试前还看了一部小说,忽略它的小瑕疵,还是让人觉着荡气回肠的


这世上没有十全十美之人啊

被爱应该是一个人学会怎么去爱别人的前提吧


一条鱼。:

我这两天实在是憋到要爆炸了。


小朋友们,你们真的不晓得这世界真实的面目啊!


这世界上,没有·你心目中·那个十全十美之人啊。


伟大的英雄犯下过不可饶恕的错,阿喀琉斯以复仇的名义侮辱赫克托尔的遗体,亚历山大劫掠并焚烧了历史名城波斯波利斯,拿破仑用暴政维护着家族的皇权。


宙斯是天父,也是个婚内出轨的人渣。赫拉是天母,也可以只为了嫉妒而杀人。雅典娜标榜正义,实际睚眦必报;阿波罗代表太阳,私生活是一笔烂账。


神话都是人写的。为什么荷马史诗写成这个样子?因为这本来就是人的样子。你具有无上的权能,举着正义的天平,听取旁人的哀告,你也善良,也完成了旁人不及的伟业;但某一方面,你辜负过人,忽视、轻蔑、因一时之怒而侮辱过人,事后还觉得不值一提,殊不知自己就是旁人眼里的人渣。


所以朋友我想你可能太小了,可能没有见过、也无法接受这些事情,还觉得这世界上有一条线,线这边是好人,要嘉奖;线那边是坏人,都该被惩罚。你可能没想过,好的部分和坏的部分可能都在一个人身上——不是可能,是一定。你可能也不知道——一部分人只能看到坏的,另一部分人只能看到好的,前者拒绝相信好的部分,而后者不能接受坏的部分。所以这世上才有那么多“人设崩塌事故”。


但你会见到的,这磕碜的生活会给我们看很多黑白难辨、泥土一样浑浊的东西。你会见到懦弱无能的父亲深爱着儿女,暴躁易怒的丈夫深爱着妻子。你会见到致力于人权与公义的伟人婚内招妓,事业发达家庭美满的商界领袖背弃友人。你深爱的父母可能在外面对人自私刻薄;你奉若圭臬的师长可能在学术上目光狭隘。他们不是好人了吗?不曾无私过吗?他们就能因此而免于批评了吗?他们犯过的错就因此消除了吗?


都不是,都不是。好在那里,坏也在那里。你若要爱他,便要跨过那些错误去爱他。


这就是为什么爱很难。你得容忍对方和愚蠢,容忍对方的刻薄,指出对方的错,理解对方的辩白,指望对方因为爱你而去改正。


这就是为什么爱是一种非常高超的情感技能。它那么难,我们又不是出生就能学会。所以我们只能在爱的关系里学习去爱。很多人学会了,很多人学的磕磕绊绊,很多人在学的过程中犯了错,却还是不想放弃,所以你得连着错的那部分一并原谅。原谅自己的,也原谅对方的。


所以朋友……如果你能理解我说的这段话,我希望你也能理解,8012年了,别用自己的道德审判去绑架文学作品和文学作品里的人物感情了,谢谢。福楼拜、莫泊桑、托尔斯泰、玛格丽特·米切尔、艾米丽·勃朗特等等无数作家一并谢过你了。

简易画一个抽象版的愉哥,今天愉哥讲课也很棒!
感觉愉哥的pang感没画出来
字也写的很丑:)

理科生的碎碎念

那个化(fa)学学的是头发的学问是我提出来的,今天又是好比动物自交:)的一天,愉哥什么时候回来,我再也不嫌弃他那个要把衬衫蹦掉的肚子了


硝子の肉松:

今天也是被化学搞死的一天


原来fa学是研究头发的学问啊🌚


我想我这种没得头发的人可能学不会




云母片扪心同时发生性状分离 脑壳被盐酸和氢氧化钠等体积混合的溶液浇


求本人生长方向自交后纯杂合子比例以及脑壳上溶液PH


答:我死辽

论高二理科的进阶

    数学作业吃人达标,物理解题找到祭品,生物分析性状分离

    我现在就像那个被双曲线卡在中间的矩形,进退不得,只能求死

理科生今天也担忧掉头发

    真的是每天都睡不够啊,又hen想玩
  
   还有理科学起来很轻松的就是头很凉,论如何在将来物理数学的学习中双倍秃头

我好像知道了我家不得了的事儿

cp:驷仪,华疾华

    理科生终于有时间写文啦,今天还是沙雕文,ABO世界观,接受不能的请✘。放飞自我产物,给小红心小蓝手的都是小天使(。’▽’。)♡

   

    我叫嬴稷,市第一中学的高二学生。我爸是嬴驷,就是那个大秦上市公司的老板,虽然离了两次婚,但是好不妨碍他成为广大人民群众心目中的Alpha。我家里还有我两个公叔,和我爸一样也是Alpha。年龄更大的那个叫嬴疾,年龄更小的那个叫嬴华,但也都是黄金单身汉。
   
    我嘛,我比较特别了,和我家人都不一样,我是个Bate,虽然家里人都对我这个第二性别有这不同程度的嫌弃,但是我觉着这第二性别好啊,完全不受什么乱七八糟的诱惑啊,他们AO发 情搞标记的多麻烦啊,还是Bate好。
   
    因为我爸品味比较高,一直找不到入眼的房子,我们家就一直是租房子住,但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前两个月我们家就筹划换房子,我爸公司最近不是在市里搞个地段好的地方建了别墅区吗,他就琢磨着把自个家也搬进去别租房了,我两个公叔也同意。我一听要住新房子,什么都好说。刚好租房合同到期了,我们家就先搬回我祖父创业时的老宅子住,等新房子装修好。
   
    这宅子老是老了点,但还是能住的,虽然说是三层小楼,是加一个我爸放文件办公的书房,就剩二楼两间卧室和三层的阁楼。我两个公叔美其名曰回味下小时候的生活,就把我相中眼的阁楼占据了。我没办法,只好住我爸隔壁。这房子还有一点不好,就是隔音有点差,我两个公叔的房间整好就在我房间正上方,他们俩走两步大声点说话我都能听的清清楚楚,有的时候还能听到他们俩睡觉翻身床脚吱吖响。
   
    老宅子在市郊,离我学校很远,我只能每天早起赶地铁去,我们家总是习惯什么男孩子随便养,所以根本没人有过送我去上课的念头。我又是市里重点高中,迟到三次就政教处约谈叫家长,晚上作业又特别多,害得我睡眠严重不足,只能课间小睡一会儿。但是最近这两天吧,发生了点事儿让我真的一点都没办法睡。
   
    昨天晚上十一点的时候,我搞定了一道物理电路题后,爬上床睡觉。躺倒床上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我听到楼下大门“呯”的一声开了,我连着几天被数理化折磨的太累了,翻了个身没管又睡下去。
   
    我恍恍惚惚地听到,什么人跌跌撞撞的从一楼爬楼梯到二楼,又听到像是公文包“啪”地一声掉在地上,接着好像是我爸叫了一声“张仪,你到哪去!”,然后就是我爸的房间门打开的声音。我觉着可能是我爸出去应酬喝酒喝醉了了,加上自己真的困得要命,顾不得什么直接把被子扯到头上继续睡。
   
    这下没什么声了,睡得正舒服,又听到楼上嬴华叔中气十足地吼了一声“woc驷哥是不是带了Omega回来了,味道这么重!!!”
   
    这下我可是彻彻底底地清醒了,我在房间里使劲儿闻了一下,好像是有Omega特有的那种甜味,我吓得一个激灵直接坐起来,我爸好像真是带Omega回家了!!!因为我是Bate,这信息素对我没起什么用,但是我楼上可是两个正牌Alpha啊,我爸这一弄,肯定搞得让我的两个公叔彻夜难眠啊。

    我坐在床上听了半天,隔壁和楼上都没什么声啊,只有桌上的闹钟滴滴答答的声音,我不放心又嗅了嗅,也没味。就以为是自己做电路题做傻了,想要生活来点刺激才做梦梦见这样的。我看了下闹钟,十一点半了,再不睡明天可就真起不来了,我躺下去调整一下自己刚才不盼着我爸好的不正确的心态准备继续睡。这下周围一点声音都没了,看来刚才真是我自己幻听。
   
    我躺了一会儿,刚要睡着的时候,隔壁忽然有什么东西“咚”地一声翻到地上,听声音还挺重,应该是我爸喝醉酒翻身翻到地上了。我刚要起身准备去我爸房间扶他,就听到隔壁又传来一声娇弱的“轻点”,和断断续续极为暧 昧的低喘声。
   
    我的脑袋嗡地一下炸了,这绝对不是我爸发出的声音,他真的带人回家睡觉了,我没想到一个天天在我面前正儿八经教育我的老爸,天天处心积虑为公司谋利的正经老总会做这种事,换谁谁都不能信。
   
    我还沉浸在我爸带野Omega回家睡觉这事中久久不能平静,楼上再次传来嬴华叔的低吼
   
    “疾哥我今天真受不了了,你让我一下,咱两今天就来一次吧!”
   
    我被这声低吼吼懵了,楼上这两位想要做什么啊,我控制住自己尽力不让自己往歪的地方想,但是楼上传来床脚“吱吱呀呀”的响声真的很难让我不想偏。我痛苦地用手捂住脸,这两位公叔迟迟不肯结婚还天天浑在一起的原因原来是因为这个,我今后真的再也无法直视两位了。
   
    我浑浑噩噩之中又听见楼上嬴疾叔隐忍低沉的呻 吟和隔壁不认识的Omega的叫唤,我真的累了。我嬴稷虽然是个Bate但是也禁不住你们这样大晚上的颠鸾倒凤啊,你们三个长辈平常对我这个Bate歧视也就算了,这大晚上的你还不让我休息休息啊,你们自己开的公司爱什么时候上班就上班,但是我明天还得上课啊。
   
    半夜两点二十四分,世界终于完全安静了,隔壁房间没声了,楼上两位公叔重归平静,可我是真的睡不着了,我好像知道了我家不得了的事儿,我爸带人回家,我的两个公叔搞骨科,这要是被他们发现了我知道些破事儿,无论哪一件都会被这三位打残。
   
    果然,相比之下数理化对我比这三位对我可真是给予厚爱了。